面对“金鼻子剽窃奖”,狭隘民族主义没有必要

刘远举 原创 | 2019-02-22 11:3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金鼻子剽窃奖 

  近日,德国反抄袭行动协会(Aktion Plagiarius)公布了2019年“金鼻子剽窃奖(Plagiarius Awarding 2019)”获奖名单,中国企业包办了奖项的前十名,该新闻在国内广为流传。新闻传开后,有些人气愤,有些人讥讽、有些人恨铁不成钢。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激动,首先这是一个统计偏差现象。

  十几年前我买了一个国际知名大牌显示器,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出了问题,我就抱着显示器去返修。一进售后我倒吸一口冷气,人头攒动,待修显示器堆积如山,令人震惊。从售后点出来之后,路过一家国产显示器的售后部,里面干干净净,没有顾客,就几个工作人员,墙角堆着几台显示器。当时我在想,如此国际大牌还不如国产品牌。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国际大牌是因为销量巨大,仅仅千分之一的返修,也会有数量巨大的返修机,而当时的国产品牌,销量还不行,哪怕质量更差,返修率百分之一,由于总量少,返修数量也少。

  这一次的所谓剽窃奖也是如此。中国是制造业大国,是世界工厂。产品制造多集中在中国,其他国家得这个奖的几率当然就会少了。所以我也并不认为,德国这个协会是故意来黑中国人,打压中国制造业的。在这个事情上,狭隘的民族主义没有必要。

  实际上,针对今年颁出的奖项“前十名”均是中国企业的情况,该协会的工作人员回应表示,协会此前已向全世界400余家公司颁过奖,涉及很多国家的企业。“在今年的获奖名单中,也有大量售卖仿制品的欧洲国家被提及。”

  其实,统计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数据的理解。同一个数据,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处理方式,得到的结论往往不同,有些甚至截然相反。

  所谓山寨,还有一个高大上的名词,叫逆向工程。逆向工程(又称逆向技术),是一种产品设计技术再现过程,即对一项目标产品进行逆向分析及研究,从而演绎并得出该产品的处理流程、组织结构、功能特性及技术规格等设计要素,以制作出功能相近但又不完全一样的产品。逆向工程本身就是一个国家技术能力的体现。

  1958年,在台湾海峡的冲突中,解放军得到了一枚发射却没有爆炸的响尾蛇哑弹,当时组织了专家进行分解研究,进行逆向工程,力图尽快仿制,但是,限于当时国家科技基础薄弱,研究半天没有找到头绪,只好把导弹交给苏联继续研究。从这个角度看,逆向工程、山寨,本身意味着中国工业能力的快速发展。

  很多人会认为,即便如此这也是不道德的。这么说当然也没错,但如果想有更深刻、更准确的认识,就涉及到对知识产权的真正理解。

  第二,这并不构成侵权。

  知识产权本身并不是一种财产权,最早它源于一种皇家许可的特权。一堆材料,属于一个人的,但按照一定方式,堆积起来,却被政府禁止。可见知识产权是一种政府许可的特权,即只有一个人能这么做,其他人都不行。

  专利的目的,不是什么道德情操,而是出于利益。即通过保护创新的个体、组织的利益来促进创新,从而促进整个社会的公共利益。这里隐含的一个前提,即这里的公共利益有一个界限,即国家。

  这个隐含的前提,体现在现在的国际知识产权领域,即专利具有地域性。所谓地域性,就是对专利权的空间限制。它是指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所授予和保护的专利权仅在该国或地区的范围内有效,对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发生法律效力,其专利权是不被确认与保护的。一般来说,除非加入国际条约及双边协定另有规定之外,任何国家都不承认其他国家或者国际性知识产权机构所授予的专利权。专利是有地域性的,如果某国外技术没有在中国申请专利,那就无需取得许可,可以直接使用,在国内正常生产、销售。相关厂家,并不存在任何法律意义上的侵权行为。

  当然,一旦出口到申请了专利的国家与地区,就会构成侵权。所以德国境内的相关经销商会支付赔偿,但对中国厂家并没有约束效力。

  正因为没有法律约束,所以采用了这种接近于幽默的方式,当然其中暗含着一种道德优越。也不能说这种优越完全没有道理,但也应该意识到,所谓知识产权,从来都是一个利益概念,一个限于国境之内的概念。

  前段时间,《我不是药神》电影热映,人们都觉得吃印度药天经地义,印度政府也认为仿照天经地义。这里的本质就是,美国专利保护的是美国药厂,美国社会的公共利益,但是,印度并不从中受益。所以,印度可以无视美国的专利。最终,并不是美国认为印度违法,因为没有这个法,而是两国谈判解决。

  所以这事不说天经地义,也谈不上多大的道德问题,知识产权本是如此,是一个国家之间的利益博弈问题。

  当然必须指出的是,为了创新,为了经济发展,国家必须保护境内的知识产权。但如果单独不保护外国人、外国公司的知识产权,会使得一个国家在国际市场上被孤立,不利于国内经济发展。毕竟技术可以自有,但市场不能自有。自有技术仅仅在国内市场销售是低效的,因为相比于国际市场更大的规模,国内市场毕竟更小,会限制“利润——研发”的创新循环速度。所以一视同仁的知识产权保护,一般来说是长远的、可持续的发展之道。

  第三,这是技术扩散的规律。

  实际上,所有现如今的品牌大国都是曾经的山寨大国。“评判者”德国,曾因抄袭和山寨被扣上“厚颜无耻”的帽子,因偷窃设计、复制产品、伪造制造厂商标志等行为过于猖獗,1887年8月23日,英国议会通过了侮辱性的商标法条款,规定所有从德国进口的产品都须注明“Made in Germany”(德国制造)。“德国制造”由此成为一个法律新词,用来区分“英国制造”,以此判别劣质的德国货与优质的英国产品。

  美国也曾为抄袭英国包括纺织机、钢铁等在内的先进技术而无所不用其极,将先进纺织机技术偷偷带到美国的斯莱特,被英国人称为“叛国者”,却被前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称为“美国工业革命之父”。

  日本制造业的成长史,也是一部赤裸裸的山寨史。日本的制造业及文化产业曾长期山寨美国,小至轻工业,大至家电、汽车等,日本都曾规模化抄袭美国品牌,很多就连商标都趋于雷同。甚至因为日本宇佐市的拼音恰巧是“USA”,不少日本厂商还利用这一点,故意在山寨产品上打上“Made in USA”的标识,强行偷换概念。

  时过境迁,德国、美国、日本成了世界最大的品牌强国,而中国制造则在服务全球的同时,因历史进程问题被贴上了无品牌甚至山寨的标签。从某个角度看来,这是制造大国到品牌大国的“必经之路”。中国目前已经迎来了成批孕育品牌的关键节点,大家电、手机等行业已有一定建树。

  创新要积累,有溢价才能有积累,而有品牌才有溢价,代工溢价很少,始终处于低层次发展水平。所以,目前拼多多、网易严选、必要商场等电商平台,都在重视扶持优质产能,扶持品牌,通过C2M模式重塑供需匹配关系,打造新品牌,或可能进一步加快这个进程,更有利于扶持品牌,有利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帮助中国摆脱劣质、山寨的标签,在各制造领域培育一批新锐甚至具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品牌,成为新的品牌大国。所以现在不妨多给“中国制造”一点宽容、一点时间,面对金鼻子剽窃奖,需要重视,但不必过虑,要有信心,要相信中国企业的才能。

个人简介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 媒体撰稿人,社会/IT时评人,财经作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
配资门户-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安全放心的股票配资门户-聚富人配资